如果人外控痴女成为了勇者大人 - Uρó①8.cOм 分卷阅读220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审判天使IF】被偏执狂盯上的穷途末路30
    『语言具有影响心灵的力量』,这句话顾小雨过去曾经几度听人提起,对其中的意义也自认并不陌生,但直到向天使递出踏入自身领域的试探性邀约之前,她都不知道简单一句话的影响力可以大到这种程度。
    不然比前些天还要变本加厉,不知节制为合物只晓得拼命索要自己的这个狗男人,为什麽在身分得到转变後,就忽然在自己眼里变得笨拙得有些可爱呢?
    床第间的热度在上升,暧昧的喘息与肉体拍击声交织成最令人面红耳赤的背景音色,将脸埋在天使泛起淡红色泽的颈间闷声哼咽着,她迷迷糊糊地揽着他宽阔的肩背,鼻腔里除了迷人的菸草气息外,不时还能捕捉到一缕并不难闻的极淡汗水味道。
    深深插入体内的粗壮性器让宫腔禁不住迎来一阵剧烈痉挛,也让她抽搐的双腿不得不夹紧底下劲瘦的腰杆,目光迷离地被他抱坐在大腿上猛力肏弄。
    双颊绯红地发出难耐的娇软哼吟,她酥麻入骨的浪叫声一叠又一叠地回荡在情欲弥漫的宽敞卧房内,若不是阻隔声音的法阵早在带他回来的第一天就被布下,可能连经过门外的人都能发觉这大白天就开始的满室旖旎。
    「哈啊……怎麽可以……顶得这麽深……哼嗯……这样的话身体……好奇怪……」攀附着审判天使线条紧绷的脖颈发出断断续续的哼喘,她被深入子宫的大肉棒操到十根脚趾都忍不住蜷缩起来,含住似乎有点变红的耳垂吐出低微的埋怨,她还没有得到对方的回应,便瞬间感觉到体内的东西又明显胀大了一圈。
    耽溺在强烈快感中的她,压根没明白自己在挨肏时用这种软萌乖顺的嗓音说话有多致命,软糯的质问音调和攀附在天使身上的柔软身体,正齐齐表明出本人并没有自觉的撒娇行径。
    第一次从她身上体会到这种福利的行刑官大人虽然面上没有太大变化,实际上却已飘然到脑袋跟着陷入醺醉,也幸亏现在是用盘腿端坐的姿态在与她交欢,若是像上次那样站着干她的话,难保不会身形不稳到出现脚下踉跄的丢脸反应。
    可即便是如此,深周流窜过的麻痹感还是让原本收好的翅膀在刹那间不受控制地自行放出,羽根丰硕的巨大翅翼啪唰一下在床上直接伸张开了,力道大得顿时让几根雪白的羽毛都脱离本体飘荡在半空中,轻盈得好像没有一点重量。
    迷蒙间见到眼前如雪片般浪漫纷飞的纯白羽絮,顾小雨除了第一眼的惊艳外,基本只为他脱落後不知何时才会长回的白羽感到心疼,绕过他的肩膀轻轻抚摸着在自己手里轻微颤晃的圣洁羽翼,她迷恋地碰触着那身洁白,更直观地意识到自己在和传说中的光明生物交媾的事实。
    没注意到对方脸上怪异神色的她根本不明白,翅膀无法自控这种粗浅表徵,在天使这支这号称冷静完美的种族里,大概只会出现在学龄前尚未适应飞翔的幼儿身上。
    暗自深吸几口气才稳住紊乱的心绪,突然遭遇精神爆击的约斐尔好不容易才缓过劲来,就发现始作俑者还什麽都不明白地贴着自己软声哼呜,搂紧身前不断撩拨自己却偏偏毫无一点自觉的稚嫩人类,意识到刚才发生什麽的他真的有种想把她干死在自己身下的冲动。
    用力掐握住嫩滑得要命的纤细小腰重重顶胯,他难以抑制地将硬烫肉棒往温暖的肉穴深处撞去,每一下都悍勇到捣出喷溅的汁水,也把身前的她干出一连串带着哭腔的甜腻呻吟。
    混合在一起的体液牵连在他们密不可分的欲望交合处,不只弄湿了彼此的下体和腹部,也把底下的床单溽得满是深色的暧昧水痕。
    遵循本能地把所有被勾起的欲念都倾注到怀里娇小柔弱的无辜孩子身上,第一次尝试爱人的天使盲目地表达着自己满腔的炽热情感,浸满情欲的狭长金眸里偶尔会有短暂的迷惘闪过,最後却还是犹如对她的身体上瘾了一样,对怀里的柔软不假思索地肆意侵吞。
    已经习惯把握每个机会强取豪夺的他在情绪激动间更难拿捏力劲上的掌控,最後只能懊恼地抛开这层顾忌,放弃抵抗般用最熟悉的暴力方式扣着唯一被自己赋予加护的女孩狂肏猛干。
    噗哧噗哧的肏穴声激烈又湿润得令人脸红心跳,被他发了疯似摁在怀里肏干的顾小雨张着嘴嗯嗯啊啊的叫着,被骤然加快的进攻节奏刺激到腰都软掉的她直觉吮住口中柔软的耳垂,却在这麽做之後迎来更为暴躁的深度侵犯。
    不是很懂思维总是与常人不同的天使又怎麽了,她扳过他的脸颊边喘边亲着,温软的唇瓣印在微微发汗的苍白俊颜上,虽然也有动情的因素在,但最主要还是在试图安抚情绪越来越失控的新任自家恋人。
    第一次和他人发展出恋爱关系的她其实也是个妥妥的新手无误,但与行为思想偏差到每次做爱都搞得像强暴的行刑官大人相比,她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个可以去领谘商证书的存在。
    子宫壁被淌着前列腺液的龟头反覆顶弄,彷佛是在考验那层膜体对戳刺的承受力,连经过魔法改造的肉体都被猛力插入体内的孽根撞得生疼了,这程度的性爱要是放在一般女孩子身上,估计最起码也会留下阴道撕裂或内出血之类的伤势。
    不知第几次感谢自己如怪物一般强悍的身体,她在剧烈的摇晃中承担着暴虐无比的宫交撞击,一面从唇中溢出湿热的吐息,一面像小猫般伸出软舌细细舔吻英俊面容都有些扭曲,却还是一样俊美得如同神祇的天使大人。
    既然提出邀约的是她这一方,那她也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只知享受而不给出任何回馈。
    「请温柔点吧,约斐尔大人……我们现在是……呼嗯……互相接纳的关系不是吗……?」
    所以不必这麽躁进也没关系的,她不会逃开,也没有逃开的必要,更因为是彼此的恋人,所以就算比世界上的所有人都还渴求对方,也是再理所当然不过的一件事。
    湿润的眼瞳总算对上那双精美得犹如工艺品般的璀璨金眸,凝望着那双眼里深不见底的浑沌兽欲,她最先感受到的不是害怕,而是被打从心里在乎着的淡淡喜悦。
    在始终没有心灵归处的两个世界里,这样如同在诉说着永远不会放开自己的执着眼神,反而比任何词藻华丽的承诺都还令人安心。
    手指插入浸染湿意的墨黑头发粗略爬梳着,她配合着他的进入收缩着自己,嘴里发出的哼吟也越发动情婉转,虽然因为过於猛烈的侵入而做不到拱起身来扭腰迎合,但用这种方式来作出回应,她想应该也足以讨眼前的狂犬欢心。
    体内的壮硕肉物在猛地一个深插後就停在宫腔里突突跳动着,知晓对方身体的她立刻就察觉到这是沉浸於欢爱中的天使精关即将失守的讯号,深吸一口气揽紧身前宽阔的肩背,她怜爱地轻吻他线条刚毅的侧脸,满心期待着被温热精浆灌满的舒适满足。
    在被行刑官大人扣紧下颚,迎来缱绻缠绵的火热深吻时,乖顺地张开嘴的她首次庆幸着,幸好这百年来没有一个人在自己之前成功攻下这朵冷酷无情的高岭之花。
    【審判天使IF】被偏執狂盯上的窮途末路31(平和又動盪的午餐時間)
    只不過是在共進午餐時隨口咕噥了句『今天似乎有點悶熱』,飄蕩著凝結冰晶的小型魔法
    陣就立刻出現在餐桌周遭,在沒有開窗的房間內被透著絲絲寒涼的沁人微風溫柔地吹拂過面
    頰,手持刀叉的顧小雨進食的動作一頓,抬眼便望向長桌對面正好整以暇地閱讀著手中書冊,
    還不忘以優雅而不失禮節的姿勢交疊起一雙逆天大長腿的行刑官大人。
    有著冷白俊顏的黑髮男性泰然自若地端坐在那,頭也不抬的模樣好似與旁邊懸浮的幾個小
    魔法一點關係也沒有,可她並沒有眼瞎,不管對方的姿態再如何慵懶閒適,她都能毫無障礙地
    看到吹向自己的陣陣氣流就來自於天使背上殷勤拍打的巨大羽翼。
    定定觀望了半晌才想到要放下手中的刀叉,回過神來的她淡定推開面前的餐盤,拿起一旁
    折疊好的餐巾象徵性地擦了擦唇角,盡量保持著平和自然的態度,動作穩妥地從空間中取出適
    合的硬板圖紙和墨色鉛條。
    考量到對面的審判天使對魔力波動比較敏感,餐桌這頭的年輕勇者大人用盡全力忍下自己
    掏出錄像水晶的衝動,斜斜把木板擱在大腿和餐桌中間並鋪上畫紙準備寫生,在她動筆的剎
    那,亦可喜可賀地代表她成功保住了身為女性的矜持和拒絕成為異性偷拍者的基本道德底線。
    藉由桌上花瓶的遮擋,筆尖不停地迅速描繪出尊貴的行刑官大人用翅膀給自己搧風的畫
    面,誓死要紀錄下眼前珍稀場景的她抿緊了下唇,灼熱真摯的目光就不斷在畫紙和天使之間來
    回移動。
    「約斐爾大人,請問過去在神殿裡有人說過您是特別悶騷的那類男性嗎?」一本正經地張
    口展開回憶調查,實際上的顧小雨其實壓根沒在管嘴裡究竟在胡說八道些什麼東西,只是單純
    想替自己爭取到更多作畫時間。
    暫時中斷埋首鑽研的狀態朝稚嫩戀人的方向看去,配戴著附有銀鍊的單邊貴族眼鏡,渾身
    都洋溢著一股老派文藝氣息的審判天使見到她如今這副模樣後略略挑高一邊眉,雖然薄唇蠕動
    了幾下,卻終究沒有多說些什麼。
    摩娑著下頷對她提出來的問題認真思考了片刻,雖然聽不太懂話裡的部分用字遣詞,他還
    是依照自己判斷出來的意思坦白地給出回覆:「沒有,在我的認知裡,膽敢當面對我評頭論足
    的目前只有妳一個。」
    而且現在還成了唯一那個不用擔心被殺或被報復的。盯著她快要壓抑不住顫抖的嘴角和已
    經染上笑意的雙眼,他在心裡默默又補上了一句。
    不過是用翅膀幫忙搧涼就能看到她這種如同小動物般獨自偷樂的反應,老實說他並不覺得
    自己做出的舉動有哪裡不對,也沒有因此而感到難為情,反而還更想讓她在自己身邊展現出更
    多以往不曾見過的新鮮面貌。
    「唔,這樣挺好的,有鑑於我們是互相承認彼此戀人身份的交往關係,我認為在各個方面
    上,坦誠的溝通和適當的表態都有助於維持這段感情的穩定性,」用比繪製禁咒還要精細的筆
    觸把拍打的翅膀栩栩如生地留在紙上,對自己素描技巧特別滿意的顧小雨點了點頭,即使對方
    偉岸的身形已大致描摹完畢,仍在為了完善細節而面不改色地信口胡謅。
    「比如說,我一開始拋出的就是基礎提問,雖然本來就不認為性格糟糕透頂的約斐爾大人
    身邊會有幾個敢說真話的人在,但透過詢問得到進一步的確切回答,這就是關心對方的其中一
    種方式。」強硬延伸著自己掰扯出來的無厘頭話題,只想多畫點的她本身也沒料想到,這段毫
    無根據的胡話竟然真的讓對面傾聽的天使像想到什麼般有了動靜。
    放下交疊的長腿,用若有所思的眼神朝桌前的她深深望去,有著刀削般俊美容貌的天使隨
    意將剛才還在研讀的書本擱置在桌面一角,看過來的表情也比方才多了幾分認真。
    「如果阿迦塔當真這麼認為的話,那我就索性直問了。」習慣性擺出審訊坐姿的行刑官大
    人用狹長的金眸一瞬也不順地凝視著她,雖然唇角還留著些許彎勾的弧度,但公事公辦的肅穆
    神態卻還是讓他隱約恢復了幾分過往的處刑者氣息。
    握著鉛條的手一抖,顧小雨愣愣地抬頭,顯然是沒想到他真的會回應自己的鬼話連篇。
    「舉行最終儀式的時間及地點,妳有任何特殊的偏好或需求嗎?」低沉的詢問從目光專注
    的天使唇中悠悠吐出,醇厚如百年佳釀的音色不疾不徐地流入耳孔裡,宛若無月之夜裡單獨奏
    出的最後一支安魂彌撒。
    質地硬脆的鉛條喀擦一聲折斷了,瞳孔微縮地望著眼前的俊美男性,難以置信的顧小雨啞
    然了小半會,才終於找回自己說話的能力:「難道約斐爾大人……事到如今還在想著要把我送
    上處刑台……?」
    這個帶著顫音的回問讓天使臉上瞬間出現言語無法描述的古怪神色。
    確認她完美地誤會了自己的意思,高大的他果斷推開座位起身,大步流星地走向她的身
    旁,當腳步總算在她的座椅旁停下的時候,一本封面用燙金花體字端正印上的《婚俗文化百年
    演變史》也被重重壓在她腿上的素描畫像上。
    茫然地看著腿上看清書名後好像便產生致幻效果的嶄新精裝書,再看看初上任的首任戀人
    臉上一絲不苟的微冷表情,轉動腦袋的顧小雨來回交錯了幾次視線,圓潤的大眼睛眨呀眨的,
    看起來就像迷失在森林中的幼鹿般無辜又充滿費解。
    「那個……」有些遲疑地弱弱開了口,她覺得就算旁邊這傢伙是自己心儀的對象,但遇到
    這種事情的時候,也應該多少告知一些自己認為還算普遍的交往情況認知。
    「約斐爾大人一直待在禁止婚配的神殿可能不太清楚,但一般來說,就算兩個人之間產生
    戀愛關係,但基本上離步入婚姻通常也還會有一段不短的適應時間……」她說得委婉,無比期
    待他能聽明白自己的意思。
    並不是抗拒成為他的伴侶,但沒記錯的話他們不是幾個鐘頭前才剛準備好要開始談戀愛
    嗎?為什麼對方好像已經把進度超前部署到步入禮堂的階段了?就算是不當家犬改當人了,這
    升級的速度似乎也太犯規了些?
    只是她的話似乎沒有達到預想中的效果,收攏翅膀的審判天使露出一臉微妙的表情站在她
    身邊,一坐一站的姿態讓他們之間的身形差距更加明顯,如果她不想對著他的大腿講話,就只
    能努力地仰高頸子。
    「那如果有孩子了呢?」深吸了一口氣之後捏住她的臉頰,他的力道不算大,正好可以省
    了她抬頭的力勁,只是明明在各個小地方都開始懂得體貼人的行刑官大人,卻偏偏往她耳朵裡
    塞入這樣有點讓人進退兩難的臨時發問。
    「有孩子的話情況當然不一樣……雖然交往初期就有孩子不一定是件值得高興的事,但考
    量到雙方的經濟和感情穩定度,如果交往的兩個人都願意負擔這份責任的話,確實可能會有不
    同的選擇。」想起曾經在過去世界裡聽聞或目睹過的家庭悲劇,顧小雨對這個嚴肅話題倒是想
    得比較客觀。
    用拇指抵住她的唇瓣略為粗暴地揉了幾下,站在她身旁的行刑官大人聽完這番話後卻好像
    面臨到什麼重大難題一樣,人性化的第一次在她面前鬱悶又沉重地嘆了一口氣。
    「……我的阿迦塔,妳究竟還能遲鈍到什麼地步呢?」瞥了眼桌上那杯還沒她喝完的酸甜
    果汁,他像戰敗了一樣單膝跪下來,在她身邊撫摸著她平坦柔軟的腹部,那隻蒼白寬闊的大手
    緩緩遊走著,就彷彿在隔著肚皮碰觸著底下的另一個存在。
    因為是降予她加護的特殊存在,所以在這裡傳來另一個不屬於她的微弱生命反應時,他第
    一時間就察覺到了變化。
    一個荒唐又看似合情合理的可能發展碰的一聲在腦海裡炸開了,目光從一開始的迷惘變成
    怔愣,最後神情呆然地看著眼前和自己睡過無數次的審判天使,顧小雨的嘴張張合合地蠕動
    著,卻好半天都發不出任何聲音。
    【審判天使IF】被偏執狂盯上的窮途末路32(逐漸變調的婚紗試穿)
    當水晶吊燈打下的微光穿透層疊瀰漫的雪白輕紗,讓精緻的蝴蝶刺繡彷彿在裙襬處活過來
    時,顧小雨仍處在不真實的虛幻感中。
    茫然地望著嵌在牆上的鏡面中熟悉又陌生的倒影,在她顫動眼睫的時候,鏡裡那個雙頰暈
    紅的女孩也跟著露出脆弱的迷濛,她們的脖頸處同樣都環繞著一層象徵純潔的蕾絲頸圈,淺色
    的長髮被銀白緞帶鬆鬆散散地半攏著,任由幾縷頑皮的髮絲慵懶地停留在有著櫻粉色澤的柔軟
    雙唇邊。
    在她身上的婚紗是抹胸的款式,與維多利亞風格有幾分相似的大膽設計讓鎖骨到胸部上緣
    一片坦然,胸前飽滿的渾圓大大方方地露出了上半部,而在白嫩的軟肉中間,就是不論男女都
    會不由得停駐目光的深深溝壑。
    重點突出身材的著裝在這具曲線感十足的身體上本來是挺容易引人遐想的,不過由於雙臂
    中段的垂墜紗袖恰到好處的拉提以及搭配她外貌的蓬鬆效果,這份透著魅惑的清純嬌美終究沒
    有墮落成帶有色情味道的雌性誘惑。
    看著鏡子裡已然被連日趕工榨乾大半精力的裁縫疲憊又自豪的神情,靜默半晌才意識到對
    方在等待自己給予試穿評價的顧小雨剛轉頭想說點什麼,就注意到後邊沙發上有另一道炙熱視
    線正緊緊黏著在自己身上。
    只是瞥見那個身影就想到自己即將踏入婚姻的現實,她的腦袋不可避免地再度陷入嗡嗡亂
    響的當機狀態,原本準備好的說詞也立刻艱澀地卡在喉嚨中窒礙難行。
    起身朝這邊走來的審判天使生著一張如雕刻品般立體深邃的俊美五官,他的身形高大而充
    滿壓迫感,蘊藏銳利的狹長金眸緊緊鎖住了她的身影,削薄的唇瓣像在忍耐什麼般微微抿著,
    每一個優雅逼近的步伐都讓他顯得像等待狩獵機會的大型食肉猛獸。
    極有份量的報酬被只多不少地交到臉色通紅的女性裁縫手裡,不敢低頭去看這次工作的委
    託人明顯鼓脹的胯間,接下錢袋的中年女性閉著眼鞠完躬後便以最快的速度告退轉身,馬不停
    蹄地離開這棟位於格倫多勒近郊的華貴宅邸。
    更衣室大門關上的剎那就被熱燙的體溫貼上後背,顧小雨感受著噴灑在後頸的灼熱氣息,
    被迷人的菸草味懷抱全面包圍的時候,仍在盯著鏡面的她清楚地看到自己赤裸的胸前一吋一吋
    被染出曖昧的桃色淡紅。
    雖然心裡一團亂麻,但她還是有點擔心剛被趕製出來的婚紗有沒有辦法成功熬過今晚,儘
    管看起來還沒完全失去理智,但背後的行刑官大人似乎沒打算按照正常程序先替她脫下這件意
    義重大的精緻禮服。
    輕紗和蕾絲雖然在美觀上可以拿到高分,和它們對於拉扯的承受力可能就沒那麼優秀了。
    「喜歡我準備的嗎?」牽著她的手放到自己腰間的皮扣上,早就在旁觀期間興奮起來的天
    使隔著幾層布料猥瑣地用下體在她雙腿間來回蹭動,俯身汲取著懷裡孩子身上甜美的梔子花
    香,約斐爾一邊嗅聞著她的體香,一邊情難自禁地探出濕熱的紅舌,沿著她弧線優美的頸側留
    下一連串濕潤水痕。
    他似乎可以理解人類對於婚紗的種種美好嚮往了,看到她為了自己穿上象徵純潔與永恆誓
    言的蕾絲白紗後,填滿心頭的莫大滿足簡直是這一輩子從未體會過的無上喜悅。
    「唔……!」被他吮住細緻的肌膚,含在溫熱的口腔裡以舌尖逗弄著,顧小雨的心跳驟然
    加快了許多,即使一開始沒有這方面的旖念,也在被他捉住後迅速地從眼底朦朦朧朧地暈起一
    股動情的氤氳薄霧。
    不過她實在不太確定那句喜不喜歡指的什麼,是在說突然告知已經被他買下的房子或婚
    紗,還是他抵在自己下面不斷動來動去的那根熱燙大肉棒。
    雙目濕潤地凝望著鏡子裡穿著婚紗,被伸出翅膀的天使逗弄到表情越來越迷離的自己,她
    吐出嬌軟的喘息低聲哼嗚著,又在視線不經意瞥見平坦的小腹上時不得不憶起自己就是因為在
    這樣的致命誘惑下一次次被對方中出內射,才會在正式交往前就懷上他的孩子。
    這樣想來還真是糟糕又淫亂的肉體交流,但她又像重度成癮了一樣不只推不開他,還一步
    步走火入魔到把心都淪陷了。
    一雙邪惡的大掌捧起她胸前的柔嫩不疾不徐地緩慢揉捏著,冷白色的修長手指在動作間逐
    漸陷入中間的溝裡,虛虛抓握著乳球進行由上往下的愛撫挑逗,他每轉動一次手腕,就會將婚
    紗的領口往下蹭去一些,不過重複了幾回,就已經把兩粒嬌嫩的紅櫻壓在掌心磨得挺立。
    「這麼容易被剝下來嗎……即使是為了舉辦婚禮,我也不可能讓妳在外面穿這種不知羞恥
    的東西吶……」放開其中一側的蜜桃轉而撩起她的裙襬,他的手掌從層層疊疊的白紗底下鑽
    入,撫過她大腿上的蕾絲腿圈,很快就找到被自己的褻玩引出濕意的私密花園。
    用寬闊的掌心摁在她嬌嫩處粗暴搓揉了幾把,他在聽到她孱弱的哼咽時忍不住輕笑出聲,
    曲起手指隔著輕薄底褲劃弄特別敏感的花穴,他不過在她耳邊吹了一口氣,就瞬間讓溢出的黏
    膩汁液打濕了婚紗底下嬌弱無依的嬌美花戶。
    「呼嗯……不知羞恥的是……約斐爾大人才對吧……」被他一陣快速狠揉弄得腰都軟了的顧
    小雨靠著身後的懷抱,沉浸在身周令自己安心的熟悉氣息裡,她既想要被他擁抱,又為難地因
    為肚裡的另一個小生命而躊躇不覺。
    【審判天使IF】被偏執狂盯上的窮途末路33(被纏人天使勸哄誘惑的勇者
    大人)
    「我親愛的阿迦塔,只不過是被碰了幾下而已,妳的這裡就開始等不及了嗎……?」知曉
    自己的愛撫讓她來了感覺,心滿意足卻渴望更多肌膚接觸的約斐爾低聲喟嘆著,明明背後張著
    三對純白無垢的聖潔翅膀,看向她時的撩人神態卻迷魅得像擇人而噬的美麗魔物。
    「水流得這麼兇,不找東西來堵上似乎不太好吧……」修長的手指潛入底褲,再無阻礙地
    撫摸起嬌軟滑嫩的女性花瓣,亢奮到聲線都出現微顫的天使彎下身來靠近懷裡個頭嬌小的稚嫩
    婚約者,以薄唇在她泛起瑰色的柔軟面頰上來回游移著,每一個施予的輕吻都顯得無比親暱,
    喑啞低沉的呢喃裡也充滿著打從心底湧出的深深愛憐。
    曲起瘦長的指節在溫暖幼穴裡由淺至深地摳挖戳弄著,傾身向前的黑髮男性陶醉地把掌心
    盛接到的愛液均勻揉抹在光潔飽滿的恥丘周圍,待抬頭凝視鏡中連圓潤的肩頭都在不住顫抖的
    可愛戀人時,那雙璀璨到不似人類的金瞳裡已經明顯躍上飽含期待和雀躍的慾望火花。
    顧小雨感覺自己被他撫摸到腦子都要一片空茫了。
    努力夾緊的雙腿底擋不住他意圖不軌的執意入侵,被掰開後便只能徒勞地隨著指尖殘忍的
    戳刺抽搐顫動,她先前試圖作出的消極抵抗不意外招來行刑官大人更為強勢的報復性褻玩,鑽
    入底褲的手掌又快又重地粗魯動作著,很快就把嬌軟的花穴摧殘得泥濘不堪。
    被快速進出通道的雙指抽插到穴口都絞緊的她急促喘息著,在一波接一波襲上腦門的快感
    沖刷下連視線都跟著暈晃,儘管腰間還有一隻強勁的手臂橫著,她最後還是難以維持平衡地雙
    膝一軟,不受控制地趴向面前嵌在牆上的平滑鏡面上頭。
    撐扶過去的雙手在接觸到無機物的瞬間立刻感受到令人顫慄的冰冷寒涼,可這份冷意雖然
    真的讓她的神智恢復了點,卻也逼迫她更清楚地直面到自己正在被戀人的手指肆意姦玩的羞恥
    事實。
    空氣中逐漸濃郁的腥甜味道和婚紗下咕啾咕啾的淫靡水聲,這些都是她的身體在受到對方
    碰觸後擅自進入發情狀態的有力證據。
    而目前這種會使腰臀微微拱起的趴扶姿勢,似乎又更適合讓後面的雄性對她實施進一步的
    深入侵占。
    「哼嗯……約……斐爾……!」聽到拉鍊聲響的剎那,心裡已經出現動搖的她無助地呼喚出
    進犯者的名字,想抗拒情慾誘惑卻被他的手一點一點曳下單薄的貼身底褲,當食指和中指夾捏
    住珠核不輕不重地擰了一把時,嗚咽出聲的她一身白皙都幾乎透出嫣紅。
    意亂情迷地望著鏡子裡宛如吸血鬼一樣,微側過頭啃吻自己脖頸的俊美天使,她呼出來的
    紊亂喘息在光滑的鏡面上反覆染出略顯濕潤的朦朧白霧,感覺身後那人的胯部又朝自己逼近些
    許,她被他腿間凹凸不平的猙獰巨物摩擦著滑膩的大腿內側,可憐地被困在高大健碩的身軀和
    冰冷沉默的鏡面中間進退不得。
    隨著不停深挖的手指,泛著淫香的黏稠蜜液彷彿源源不斷地從花穴中垂拉而出,透明的銀
    絲有的牽連在他昂揚腫脹的慾根上頭,但也有不少是在落地前就被她那襲繁複重疊的白紗攔在
    半空中。
    「別露出這種表情了……都把我的手指咬這麼緊了,這裡面肯定也很想要它吧……」彷彿不
    知矜持為何物般主動引導著她的手探過來,隔著幾層白紗壓上自己插入她腿間摩娑的火熱硬
    物,他用碩大飽滿的龜頭色情地蹭動著她的掌心,末了又收攏了背上的翅膀,將無路可逃的她
    半強迫地納入自己流動著危險獸慾的巨大羽翼之下。
    「讓我證明吧,阿迦塔,妳知道我會盡我所能來取悅妳的……」用足以讓愛人陷入痛苦掙
    扎的低吟在她耳邊吐出蠱惑的乞求,他用前端斜斜頂入被緩慢撐大的穴口,只等她一個點頭,
    就能直搗進去帶給她最能填滿彼此飢渴的肉慾歡愉。
    「呼嗯……不……可以……明明是剛懷孕的話……」將額頭靠上冰涼的鏡面,她用傳遞過來的
    溫差刺激著快要脫離的理智,沒想到就在她頑強抵抗的期間,淫騷的花穴已經迫不及待地夾縮
    住熱燙的孽根前端。
    像張小嘴一樣的軟穴餓壞了似地努力吞含著滲出鈴口的前汁,一嗟一嗟地吮吻著瀰漫強烈
    雄性氣味的壯碩肉棒,這樣明目張膽的邀請頓時就讓她前面的所有遲疑都成了欲拒還迎的笑
    話,被一吋吋包覆進來的肉柱也燙得她滴滴答答地淌出一股淫蜜。
    鼓脹的肌肉在合身的白襯衣底下興奮繃緊了,一下子抽出滯留在她腿間的那隻大手,人高
    馬大的審判天使當即就將她凹陷的腰窩死死扣在手中。
    「就算是混種也會比普通人類胚胎強大許多……而且既然是我的孩子,就讓他自己看著辦
    吧。」毫不猶豫地在母體和幼崽之間自私地選擇了前者,被她的下體主動含入陽具的約斐爾大
    口大口地喘息著,狹長的金眸裡冷靜蕩然無存。
    猛地被他發力的胳膊一把抱起,顧小雨剛哼吟出聲,立刻就感受到熾熱的硬燙正在步步插
    入體內,猶如婚紗版的性愛人偶般被又高又壯的戀人箝制在懷裡,她哆哆嗦嗦地承受著被肉棒
    逐步貫穿的侵入感,摩擦過肉壁的粗壯筋脈甚至讓不知廉恥的騷穴又是歡愉地一陣緊縮。
    即使那物插進來約莫半截就停了,駭人的整體尺寸仍是讓她體內的那一段具有不容小覷的
    份量,張著閉不起來的嘴難堪地滴著口涎被他頂入花徑,激爽到頭皮發麻的她失神地握緊攀在
    鏡上的雙手,終於在半推半就間迎來比手指粗長數倍的兇猛真物。
    小幅度的抽插一開始確實讓沒有看透對方本性的她稍微安下心來,還自欺欺人地倚著鏡面
    發出一連串嚐到美好滋味的軟糯哼唧,但是當挨肏的嫩穴裡淌出越來越多透明淫液後,後面的
    天使就像陷入狂化的猛獸一樣,每一下都搗得她汁水四濺,狂猛得讓媚肉不住痙攣。
    被他摁在懷裡幹得蜜浪一股一股往肉棒上澆去,在劇烈晃動中靈光一閃的顧小雨終於發
    現,思維與常人大有不同的狗天使顧忌自己未出世孩子的方式,似乎就是不插到底進行宮交這
    種寬鬆到她都想轉過去揍人的優渥條件。
    【審判天使IF】被偏執狂盯上的窮途末路34(把她扔上沙發性致勃勃地再
    來一輪)
    被拋上更衣室的天鵝絨沙發時,剛經歷過一輪高強度體能運動的顧小雨已經癱軟得猶如化
    作一池春水。
    精美繁複的手作婚紗散開層層疊疊的薄紗裙擺,把她裹得像飄浮在朦朧虛幻的白霧之中,
    晶潤的水珠墜在輕盈的下襬周遭,有些還沾印到絨布坐墊表面,變成更可疑的深色水漬。
    胸前布料被拉褪到腰間的她垂著迷濛雙眸疲憊地喘息著,裸露出來的緋紅肌膚已然染上一
    層淺淺的薄透汗光。
    氣息不穩的審判天使吐出炙熱的喘息,長腿一彎就跟在後頭爬了上來,原先放下一個平躺
    的她還綽綽有餘的獨立式沙發,在多了一個他之後頓時變得逼仄不堪。
    其中一側的柔軟座椅在他的膝底下陷,跪在她的雙腿之間,只釋放過一次慾望的光明生物
    胯間還硬著,明顯表示出自己的意猶未盡。
    動作熟練地掀開對人類而言意義特殊的夢幻輕紗,當他看到她腿間還在往外淌著白腥的可
    憐嬌花時,金色瞳孔難以抗拒地微微一顫,胯間昂揚的巨物也跟著興奮地跳動兩下,淫穢地從
    馬眼流出興奮的前汁。
    嫣紅的幼穴剛被他的性器狠狠蹂躪過,此刻正張著一時半會無法完全閉合的穴口失禁一樣
    吐著半透明的白濁濃汁,粉嫩嫩的大腿內側不時抽搐著,沾上點點精斑的可憐模樣雖然容易讓
    人勾動惻隱之心,卻也能輕易引發掠奪本性裡的殘虐性慾。
    伸出腥紅的舌尖,色氣地舔過在目睹她受盡疼愛的姿態後忽然乾渴起來的削薄唇瓣,收攏
    翅膀的約斐爾隨意套弄兩把自己腿間突突跳動的火熱肉物,性致勃勃的就想壓上去再幹她一
    輪。
    然而在他將心中慾望付諸實踐之前,便先遇到意料之外的孱弱抵抗。
    巍顫顫的小巧裸足緩慢又堅決地踩上他的左胸,也將他重重跳動的心臟壓在軟綿綿的小腳
    底下,淺色長髮凌亂披散的女孩用一點威嚇作用也沒起到的水潤眼眸瞪向他時,腿根處被抬腳
    動作牽連的小穴咕咚一下又湧出一股濃稠的污濁精漿。
    瞳孔驀地一暗,他輕而易舉地拾起那隻與自己手掌相比甚至要小上許多的白皙玉足,在她
    的輕哼聲中低下頭,將那抹雪色拉抬至唇邊沿著腳背細細親吻著,如同是把那不盈一握的精緻
    當作珍視的寶物來對待。
    即使下方的勃起腫脹到生疼,也暫時沒有更進一步做出其他動作,就像一條被年幼的小主
    人牽在手中的大型獵犬,自甘臣服於對方虛弱無力的牽制,只因心底已然盈滿了對持鍊人抱有
    的縱容愛憐。
    「……唔……衣服……」用殘留著情慾痕跡的嗓音吐出自己最後的顧忌,想著他先前才交給
    匠人的沉重錢袋,被肏到嗓子都啞了的顧小雨話音剛落,就在刺耳的布帛撕裂聲裡眼睜睜看到
    對方粗暴扯開質地良好的西服襯衫。
    她沒頭沒尾的示意妥妥地讓對方誤會了什麼。
    精巧的暗紋鈕扣斜飛出去,一下就露出行刑官大人精壯結實的冷白胸膛,只是想叫他多少
    顧慮下自己身上婚紗的她怔怔地望著腿間的男性側過脖頸,用勁瘦修長的手指隨意拉鬆領帶,
    帶有幾分迫切的脫衣舉動撩人又透著股讓人心跳加速的狂放不羈。
    礙於翅膀的存在沒有直接將襯衣全脫,而是在胸前大敞的狀態下將袖口往上提拉至健壯手
    臂的中段,質地高檔的潔白布料箍緊兩條結實的胳膊,衣衫不整的性感模樣簡直讓儀表堂堂的
    前任聖職者霎時男人味爆棚。
    她看到入迷的反應肯定也落在對方眼底,因為在不經意往底下瞥了一眼後,捕捉到她臉上
    異樣的審判天使就玩味地挑高一邊眉,不只慢悠悠地舒展開背後純白巨翼,還有意識地放緩寬
    衣解帶的動作,直至沒有一絲贅肉的精實上身完整展現在她的眼前。
    「眼珠子,都看直了呢。」大手在她臉頰上捏了一把,他嗤笑了一聲,繃著肌理分明的健
    碩臂膀俯下身來,接著便用虎口卡住她雙膝後方,手掌稍微出力,輕易就將她光裸筆直的雙腿
    往兩旁大大分開。
    在她回過神來發出反駁前,就果斷地以留存上一回餘液的性器乾脆俐落地直插而入,將體
    型嬌小的戀人半強硬地拖上自己結實的大腿,跪立在坐墊上的俊美天使急不可待地聳動起腰
    桿,繃緊線條剛毅的下頷,在足以承載交歡晃動的沙發上噗哧噗哧地肏幹起戀人被灌滿精液的
    幼嫩肉穴。
    「哈啊……約斐……爾……!」氣喘吁吁地隨著他的撞擊晃動著身體,顧小雨難耐地蜷起了
    柔潤腳指,胸前兩團雪白渾圓也在姦幹中顛顫得厲害。
    「這個體位的話……婚紗……哼嗯……會被弄髒……」還容易被壓壞。
    當真像個情趣娃娃一樣被高大魁武的天使捧著下半身搗弄撞擊,對方越來越快的搗弄讓她
    心裡一慌,隨即就感覺到穴裡的精水被連番撞進來的肉棒插到溢滿出來。
    溫熱的暖流正在沿著她的大腿四處流淌,腿被抬高的姿勢更是助長了精漿的流淌蔓延。
    察覺熱呼呼的液體倒流向小腹,她下意識地抬手阻攔上去,滑溜溜的白濁黏液從她指縫間
    調皮地溜過,不但沒能阻隔下來,還平白染上了一手腥羶。
    「……無所謂,那就再多訂做幾套……」拱著精瘦的勁腰把身嬌體軟的婚約者插得一句話都
    說得斷斷續續,看著她透出薔薇色暈紅的肌膚被象徵純潔的薄紗映襯得更顯纖弱,就算性格出
    現變化,本質上還是對純淨之物抱有天生好感的天使就這麼被開啟某種僻好。
    看著在自己挺腰抽送間蕩起一波綿白肉浪的嬌嫩雪乳,迷戀不已的他伸出慣用手抓住其中
    一團柔軟揉捏掐握著,中途還不斷變換著各種角度,一邊滿足自己對她上下其手的慾念,也在
    暗地裡默默記牢了她身體的精確尺寸。
    「呃嗯……你這……敗家玩意兒……」蜜穴被抽插不斷的巨物捅得麻意陣陣,無意識揪緊手
    邊皺成一團的蕾絲刺繡,生平第一次穿上婚紗,就被迫看著它在自己身上飽受玷污的顧小雨放
    棄抵抗似地呢喃著,幾息過後就再度被推落戀慕的天使打造的情慾深淵。
    更哆内容請上:Цρō㈠⑧.cOм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