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瘾少女(高H) - 第6章:被观摩的洞房花烛,强势灌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6.
    姚蕊还是嫁了。
    她嫁给了当朝最没用的二皇子刘莳,这个刘莳生性放荡,几乎人尽皆知。
    但姚蕊根本不知道的是,刘莳能放荡到何种程度。
    姚蕊的身份,不过是侯府一个不受宠的庶女,一朝嫁入皇家,能得一个侧妃的身份,已经是祖上冒青烟,当然……那对象是太子或三皇子才能这样说,对上二皇子那样的,有不少人都为姚蕊感到可惜。
    好好一个良家姑娘,却要就这般毁了一生,呜呼哀哉。
    这侧妃入门,仪式并不算张扬,简单的敲敲打打也就作罢,或者说,二皇子不愿在这等婚事之上过多的浪费银两,有那银钱他倒不如去青楼妓馆狎妓来得值当。
    姚蕊看在眼里,心里苦不堪言,自己没有如意郎君也就罢了,如今就连这过门之事,二皇子都不肯给她个体面。
    但是以姚蕊目前的身份地位,她半点怨言都不能有,她只能默默忍受。
    终于,还是到了姚蕊洞房花烛之时。
    刘莳没有在这洞房花烛之日出去狎妓,算是给姚蕊最大的宽待了,当然,这也与刘莳想尝尝自己这小美人的滋味有关。
    打发走了喜婆,二皇子刘莳直接挑了姚蕊的盖头,入眼的,是一位娇滴滴的小美人,粉面含春、玉骨冰肌,正所谓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
    “啧啧啧,不曾想,这临安侯竟有这样可心的女儿。”一个略显粗鄙的声音传来。
    姚蕊并不敢抬头直视二皇子刘莳,只是守着规矩一直低着头。
    就在刘莳以为姚蕊不会回应他的话时,姚蕊轻启朱唇,软软地道:“相公,对蕊儿可还满意?”
    刘莳愣了愣,突然哈哈一笑,“满意,如何会不满意?”顿了顿后,他又道:“你该是受过房事教导了吧,今晚是你我的洞房花烛,你可要好好表现才是,别让我失望。”
    姚蕊闻言,低低地嗯了一声。
    接着,刘莳就提步靠近。
    姚蕊看得出,这人是想让自己为他宽衣。
    想到自己当下的身份,姚蕊咬了咬嘴唇,伸手去脱刘莳的衣服,余光瞥到那渐渐裸露出来的肌肤,脸上泛出潮红。
    刘莳的身材有些胖,但好在没有那粗俗的肚腩。
    姚蕊慢慢地让刘莳坐在喜床边,而自己一脸乖巧又羞涩地跪在他的双腿间,伸手将他的下k也完全解开后,就看到了底下的裸体。
    那里的风景,吓得姚蕊连忙别过了头,心脏砰砰直跳。
    刘莳微微皱了下眉,语气不悦,“有那么吓人吗?”
    “抱歉……”姚蕊连忙转过头来,脸上带着歉意,“蕊儿只是、只是从未见过这般……,是蕊儿的错……”她小声地说着,再一次看到刘莳胯下的巨物还是有些吃惊。
    在姚蕊的意识里,这个二皇子又矮又胖,这男根该也是粗鄙不堪,却不想那尺寸竟是那般大,似乎b自己生父的还要大。
    大得有点骇人了。
    刘莳看到她的眼睛盯着自己胯下的巨棒,也有些得意,那根阴精故意翘了翘,刘莳摸上她的脸颊,低声道:“怎么?蕊儿没有见过这么大的?”
    姚蕊连耳根都红了,轻轻地摇了摇头,有些羞涩地回应:“相公真是浑说,蕊儿一个刚出嫁的闺阁女子,如何会见过男儿胯下这风景。”
    刘莳哈哈一笑,“也是。”
    姚蕊缓了口气,好在没有暴露自己被生父奸淫之事,再说现在可不是研究对方性器大小时候,她做了一下心理建设,接着主动凑过去,伸出舌头对着那根已经硬起来的性器舔弄起来。
    这小娇妻看着羞涩,居然一下就做出这么放浪的举动,倒让刘莳有些惊讶,他嘴角露出一抹y笑,低声道:“看来侯府把你调教得不错,想来今晚……”
    “……呜……”姚蕊羞得眼睛里都蒙上了一层雾气,刘莳的阴精上味道浓郁,深深刺激着姚蕊的感官,“……唔……相公的这里好大……”
    刘莳心满意足地看着肖想已久的美人给他口交的样子,那根鲜红的舌头像是游蛇一般不断地在他的阴精上舔邸着,动作显得有些生涩,但极为卖力。他轻笑道:“做得还算不错,喜欢吃吗?”
    姚蕊羞到了极点,但她知道她必须取悦这个男人,想到这里,她喘息了一声,用迷雾般的眼神看着刘莳,小声又乖巧地道:“喜欢……”她的舌头舔上刘莳的肉冠,马眼里流出来的汁水被她舔进了口腔里,那股腥膻的味道让她羞涩到了极点,却又有一股隐秘的快感从身体里面蹿升了出来。
    “唔……这里多舔一点。”刘莳用手掌摩挲着她的头发,新娘的发冠有些碍事,他干脆将之取下,然后便把她的头往自己的胯下压。
    姚蕊乖巧地用舌头舔刘莳的马眼,又嘟起嘴巴吸出更多的汁水来。
    姚蕊不是第一次口交了,在生父那里已经实践过,只是舔自己生父的鸡8跟舔二皇子刘莳的阴精到底感觉有些不一样,何况面前的肉具这么骇人,她不知道等下用嘴巴的话,能不能完全吞下去。
    刘莳看她卖力的样子,低声笑道:“蕊儿这是……想用嘴巴就让我s一次吗?”
    姚蕊被他看穿了心思,脸色红透了,小声道:“这样、这样相公也会舒服的吧。”
    刘莳眼睛里含着兴味的笑意,“自然,不过我不一定能射出来就是了。”
    姚蕊舔了舔嘴唇,小声道:“我、我不会敷衍的……”她看着面前硕大如同j蛋一般的肉冠,犹豫了一下,还是乖乖地张开嘴巴,将刘莳的阴精吸了进去。
    她的双颊都吸得稍稍凹陷了下去,一点一点将刘莳的阴精往嘴巴里吞,成功听到刘莳发出一声愉悦的闷哼后,她把那根鸡8吞得更深了,舌头也努力转动着去舔那j身。
    把阴精含到了喉管口她就有些吞不下去,只能吐出来,再反复吞入。她来回了好多次,刘莳都没有丝毫要s的迹象,但她的嘴巴都有些酸了。
    刘莳嘴角含笑看着美人卖力地吞吐着他的龟头的样子,看她做了好一会儿,才笑道:“这样我是s不出来的,需要帮忙吗?”
    姚蕊抬起头看着他,美人嘴巴里还被阴精撑满的画面简直诱人到了极点,刘莳忍了许久,这下也有些忍耐不住,捧住了她的头,调整了一下角度,轻笑道:“要全部含进去我才有可能射得出来。你把喉管放松一点。”
    姚蕊有些怕,知道要给刘莳深喉,她之前给父亲的深喉体验都不太舒服,更何况面前这个男人的阴精b父亲的还要大,如果完全插进去……
    姚蕊吓得眼泪都冒了出来,她的舌头无力地在刘莳的阴精上扫弄了一下,却没有反抗。
    刘莳看着美人落下来的泪水,愉悦地笑道:“你知道吗?你越是这么楚楚可怜地看着我,我越是兴奋。”
    他勾起嘴角,下一刻,便毫不犹豫地将阴精往她的喉管里顶去,一边享受着美人喉管的包裹,一边轻笑道:“从我见到你的那一刻起,我就想着今天了,想着要如何把大鸡8插入你这张骚嘴里,想着要怎样肆意地玩弄你的b,s大你的肚子,呼……好爽,还真是有天赋呢,做得不错。”
    姚蕊听着他的话,陡然觉得这场联姻好似多了些其他味道,原本她以为只是她的父亲贪慕富贵,才上赶着要与皇家结亲,可如今,这人竟是说出这样的话?还有,自己是何时被这人盯上的?
    姚蕊的喉管有些难受,那种强制被撑开的感觉让她的脑子都有些充血,她觉得自己都快呼吸不过来了,无论是口腔还是鼻腔,全部是男人鸡8的味道。
    好浓的味道……
    等刘莳强势地把阴精完全挤进她的口腔里后,她的整张脸都埋在了刘莳浓密的阴毛里,姚蕊有些崩溃。
    她居然真的做了这样的事……!她含了二皇子刘莳的鸡8,含了这个朝代最不能嫁也最不该嫁的皇子的鸡8,并且放任那根性器在自己的喉管里来回进出插勾着。
    姚蕊的口腔完全变成了一个肉套子,供刘莳进出着发泄性欲,她的眼睛里流出了眼泪,嘴角流出了口水,而刘莳的阴精抽插时也发出了y麋的水声。
    “好爽,b我想象得还要爽,呼……操死你,操死你……”刘莳本就粗俗又放荡,粗话自然是一大堆,脾气也算不上多好,这些年养尊处优惯了,一到兴奋的时候,那些粗鄙的言语更是肆无忌惮。
    “唔……呜……”不知怎么,姚蕊感觉自己的身体渐渐发热,慢慢地并不觉得这种口交难受,反而还觉得有股难以言喻的快感从身体里蹿升出来,她股间好几日没有品尝性爱的肉穴都开始发骚发痒,慢慢地舌头竟主动地舔允起刘莳的阴精,脸上也露出了一副享受的表情。
    刘莳显然也察觉到了她的转变,他有些惊讶的道:“啧,口交也觉得爽吗?看来你还真的是个骚浪的淫妇呢。舌头再舔用力一点,要不要相公把精液射给你?”
    姚蕊眨了下眼睛,又模糊地“嗯”了一声,继续吸着刘莳的鸡8吞吐着,想要被口爆的意味十足。
    刘莳被她干得兴奋至极,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低声道:“等下把我的精液都吞进去,不能吐出来。”他说着,激烈地抽插了一阵,然后把阴精拔出来大半截,只留着龟头在姚蕊的口腔里,马眼一松,精液一股一股地喷出来。
    姚蕊紧紧含住了刘莳的龟头,嘴唇吸吮着,因为担心会把他的精液漏出来,所以一边吮一边吞咽。
    等刘莳s完的时候,她几乎已经把刘莳的精液都吞下了肚,甚至还觉得有些不够,又对着那硕大的龟头紧紧地吸吮了几下,把马眼里的精液都吸得干干净净才算罢休。
    姚蕊回过神来,才察觉到自己刚刚做了怎样放浪的举动,她红着脸,有些无措地跪坐在喜床边激烈地喘息着,眼角眉梢都泛着红,其间的春情缱绻动人,看着诱人到了极点。
    “怎么样?相公的精艳好吃吗?”刘莳兴味地笑着,眼神瞥向站在不远处一直观摩的两个陪床丫鬟。
    姚蕊轻轻点点头,“好吃……”她甚至一时之间忽略了这房里还另外有两个女子的事。
    “把你的衣服脱了。”刘莳命令着。
    姚蕊顿了顿,却是没敢多犹豫,伸手去解身上的喜服,等把喜服剥掉后,又把束x解开,那双浑圆的大奶就暴露了出来。
    刘莳看着她那双雪白的乳肉,满意地点头道:“大小不错。”
    姚蕊红着脸,羞涩地轻嗯一声,很快,她在刘莳面前把亵k也剥掉了,那羊脂般的白嫩身躯就完全裸露了出来。
    刘莳看着她的肉体,呼吸都有些轻了,虽然猜测过这个小美人的身体肯定美到了极致,但不知道居然这么漂亮。
    那圆润的肩膀、精致的锁骨,还有那双浑圆的大奶,并着纤细的腰身、修长的双腿,和股间那粉嫩的阴道,全部都漂亮到了极点,简直是巧夺天工。
    刘莳觉得,他流连风月这许久,都从没有见过有哪位女子的胴体能赛过姚蕊的,虽然这种认知他早就知道,可如今却是越发肯定。
    是的,刘莳曾在一个机缘巧合中,偷看过姚蕊洗澡,所以才知道姚蕊此人,也一心都想娶她。
    刘莳几乎是一看到她的肉体,胯下才射过没多久的阴精就再一次膨胀了起来,他的呼吸都有些急促。
    刘莳对于姚蕊来说根本还是个陌生人的存在,如今就这般在他面前赤身裸体,姚蕊的脸色都红透了,她有些紧张地看着刘莳,看到那慢慢勃起的阴精,小声询问:“相公,要、要开始吗?”
    刘莳y笑一声,“那么急切?”
    姚蕊胡乱地摇摇头,脸色都红到了耳朵根,连裸露出来的脚趾头上都泛着粉。
    刘莳看着她大腿内侧可疑的水光,微微眯了眯眼,低声道:“你不会是……刚刚在口交的时候就有感觉了吧?”
    姚蕊的眼眸闪了闪,浑身都有些紧绷,透露出一股被拆穿的慌乱感,她连忙摇摇头,“不、不,我没有……”她怎么可能这么淫乱,怎么可能在只是给刘莳口交的时候就湿了……
    刘莳嘴角的笑意越发现出几分淫邪,手掌色气地挤进她的双腿间,指腹往大腿内侧抹了抹,手指上顿时染上了一片银光,在烛光的照耀下显得极其明显,他兴味地问道:“那这是什么?”
    姚蕊红着脸不好意思回答,刘莳却把手指头往鼻子下一放,故意用力闻了闻,还露出一副享受的样子,“一股骚骚的味道,不知道是什么呢。你告诉为夫好不好?”
    姚蕊羞得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又知道在二皇子面前,撒谎的话没有任何好处,最后不得不忍着羞耻道:“呜……那是蕊儿的……呜……蕊儿的淫水……啊哈……”
    她只是说出这句话就羞耻不已,眼睛里的雾气更浓,身体也剧烈地颤抖了一下。
    刘莳愉悦地y笑起来,抬起手臂往姚蕊的腰上一勾,就把美人g进自己的怀里,那双觊觎已久的大奶也颤动了几下送到他的面前,同他的胸膛贴在一起。
    刘莳情色地舔上小美人的耳垂,现出几分耐心,低声道:“那你说说看,为什么淫水会流出来的?”
    姚蕊羞涩地咬了咬嘴唇,陌生男人的味道让她有些不适应,但不知怎么,身体却本能地渴望性爱。
    姚蕊犹豫了一下,就乖乖地回答:“因为、因为含了相公的大鸡8……呜……蕊儿的身体发、发骚了……啊哈……”
    刘莳被她刺激得下腹又硬了起来,他的手掌肆意地肉上姚蕊的乳肉,又问道:“居然这么容易发骚吗?”
    “呜……我也不知道……”姚蕊有些局促。
    刘莳听着姚蕊的话,抓着她的大奶子,一双眼睛中色欲满满,笑道:“你不知道吗?”
    姚蕊红透了脸,被刘莳撩拨得欲望更浓。她打从被父亲开苞之后身体似乎更敏感了。
    刘莳把玩着她的那双乳肉,软软的,极为有弹x,一股淡淡的香味也萦绕在他的鼻端,他忍不住凑过去,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迫不及待地含住一颗奶头吸吮起来。
    “啊……啊……”姚蕊一早就知道自己不可能避免这样的事情,但是真正的被做的时候还是觉得无比的羞耻,可是另有一种兴奋感袭来。
    刘莳的口腔吸吮的力度明明也不算重,可就是能让她的身体产生强烈的快感。她仰着脖子,感受着自己的奶头随着刘莳的吸吮而越发变得硬挺,她呜咽着,小声呻吟,“相公,慢一点……唔……奶子被吸得好舒服……啊哈……”
    刘莳是风月场的老手,对如何让女人舒服根本是心知肚明,他很会把握力道,几个动作下来,就吸得姚蕊股间不停地流淫水,她的肉b翕张着,小美人甚至忍不住晃动着屁股去寻找能让自己感到愉悦的东西,等湿乎乎的阴道贴上一根粗大又炙热的巨棒的时候,她才觉得像是找到了,竟自动的上下磨蹭起来。
    “唔……啊啊啊……好舒服……再吸深一点……啊……这边也要……”姚蕊脑子里乱糟糟的,身体的快感让她愉悦至极,她握着自己另一边受了冷落的n球,蹭到刘莳嘴唇边,求着让他吸吮。
    刘莳含着那颗奶头简直不舍得松口,等美人渴求之后,他才把奶头吐出来,抬起头看过去,姚蕊已经是一副沉迷在欲望中的样子。
    刘莳回味了一下方才的滋味,开口道:“蕊儿真的好敏感,反应好大,而且,你的奶子很好吃,今后若是下n了,估计那滋味更是极品。”
    姚蕊的脸色红透了,小声辩解道:“才没有……呜……”
    “我却觉得有。”刘莳一本正经地玩弄着她的乳肉,手指深深地掐了进去,弄得姚蕊喘息起来。
    可是刘莳偏偏就不肯再吸吮姚蕊的奶头,也没有半点要把鸡8插入她的肉穴中的架势,分明是要更多地挑起姚蕊的性欲。
    姚蕊被玩弄得双眼都是湿漉漉的,呜咽着道,“呜……相公……啊哈……别、别再肉了……好痒……”
    刘莳愉悦地笑起来,手指拨弄着她另一颗y胀的奶头,问道:“哪里痒?”
    姚蕊咬了咬嘴唇,小声道:“奶子痒……呜……下面也痒……啊……”
    刘莳被她淫乱的话语刺激得够呛,而阴精也早已被那嫩逼撩拨得y胀不已,他用力磨蹭着姚蕊的淫穴,舌头舔上那颗还没吸吮过的奶头,深深地含了进去。
    “啊啊啊……又被相公吃奶子了……呜……受不了了……啊啊啊……唔……相公好厉害……啊……”姚蕊胡乱地叫着,她更想让刘莳插入她的淫穴里,她的b饥渴地一直在流水,强烈的情欲刺激让她想早一点得到性爱的快感,也想早一点结束这次的洞房花烛。
    可惜刘莳分明是想好好玩弄她,来回将她的奶头吸了个透,一副要从那内里吸出奶水的架势,甚至还把她的一双大奶玩弄到红肿的状态。
    刘莳看着那两只挺立的奶子,低声道:“我还真是有福气,居然能真的娶到像你这样的尤物,你这身子b我玩过的所有妓院的头牌都要可口,只可惜姚世琮那老东西不识得美玉,就这样便宜了我。”
    其实姚世琮在玩过姚蕊后,也是有些后悔的,当然他后悔的是,没有再早点破了姚蕊的身子,那样就能多享受一番女儿的滋味了。
    姚蕊脸色红扑扑的,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刘莳将她放置在床上,语气带着几分激动地道:“把你的b掰开给我看看。”
    “……呜……”姚蕊羞耻至极,却还是乖巧地张开双腿,把自己最隐秘的地方暴露出来。
    刘莳定定地看着她,姚蕊的阴毛很是旺盛,显然性欲也是极强,其下的阴道是粉嫩色,很是漂亮。
    姚蕊咬了咬嘴唇,忍着羞耻用细白的手指把自己的嫩逼掰开,阴唇被扯开后,下面那条细缝里的乾坤就露了出来,里面的肉显得更嫩更粉,因为沾染着水光,所以看起来极其的诱人。
    刘莳只是看着,就能想象自己的鸡8插进去会有怎样的快感,他按捺不住,他的呼吸都有些急促,迅速地将身上的喜服尽数脱掉。
    紧接着,他的双手便紧紧扣住姚蕊的屁股,在小美人惊恐的目光中,挺着粗长的性器就抵上了那湿乎乎的逼口,准备奸淫这个自己肖想许久的美人。
    “啊……”姚蕊咬住了嘴唇,眼睛里的水雾更浓,性器插入的感觉让她心里有些复杂。
    她居然真的、真的被二皇子刘莳插入了,这个二皇子,分明不是自己的良人啊。
    想到这里,姚蕊的眼角又落下了泪水,她收缩着淫穴,感受着刘莳性器的插入,刘莳的龟头挤进来的时候,她顿时感受到一股酸胀感,忍不住呜咽道:“好涨……呜……”
    刘莳轻笑道:“放心,我知道你是第一次,我会尽量温柔的”
    姚蕊的心头猛地一个激灵,这才想到自己已经被父亲破身的事,如今自己已经没了那处子膜,必须要假装是处子,且还必须要有处子血流出来。
    所以姚蕊陡然伸手揽上了刘莳的脖颈,然后软着声音浪叫道:“唔……相公的鸡8太大了……唔……小逼、小逼全部撑开了……啊啊啊……好大……插进来,全部插进来……”
    姚蕊故意分散刘莳的注意力,就是不想让他注意到自己没有处子膜的事。
    刘莳自然喜欢听她夸奖自己大,他兴奋地阴精都胀大了一圈,忍不住道:“不大怎么能操得你舒服?呼……蕊儿的骚逼真的好会吸,爽死了……”
    刘莳的鸡8被姚蕊小逼里的y肉紧紧包裹着,那股愉悦的爽感让他头皮都有些发麻,浑身肌肉都愤张起来,他再也忍耐不住,胯下狠狠一个用力,粗长的阴精就直直地挺入了进去,龟头重重地抵上x心深处。
    好粗,好大。
    “啊……”相当于破处一般的快感让姚蕊忍不住尖叫起来,她泪眼朦胧地看着自己的腹部被顶起了一块,刘莳的龟头形状都凸显了出来,足以看出刘莳插入得到底有多深。“好深……呜呜……小逼要被插坏了……啊……”
    姚蕊甚至一边浪叫,一边快速地伸手摸向自己与刘莳的性器结合处,将手中那小血包挤破,让父亲预先给她准备的j血代替她的处子血,很快呈现在刘莳的视线中。
    刘莳只顾着感受插入美人的快感,半点没留意到姚蕊动作的异常,反而在看到那处子血流出后,更激动也更兴奋了,“不会插坏的,真爽,小骚逼好会吸。”
    他刚顶进去就忍不住开始抽插起来,看着小美人雌伏在他胯下的样子,心里极为满足,竟忍不住发挥出全部技巧,想让这小美人彻底臣服在他的胯下。
    “啊啊啊……好痛……好快……唔……轻一点……”姚蕊假装出了几分被破处的疼痛,但其实身体里只有快感,半点疼痛感也无。
    “呼……蕊儿夹得真紧,好爽……很快就不痛了,相公让你爽……”刘莳粗喘着,一次次地发力,恨不能把吃n的劲都挥洒在姚蕊身上。
    姚蕊又喊了几个痛后,就装不下去了,开始肆意而满足地浪叫起来:“啊啊啊啊……好舒服……怎么这么舒服……唔……小逼被大鸡8干得好舒服……啊哈……相公,轻一点……大鸡8太大了……”
    姚蕊的嫩逼不断被刘莳的阴精撞击顶g,粗大的肉刃快速地在她的淫穴里进出着。
    姚蕊也确实是第一次体会到这么舒服的性爱,跟父亲做爱虽然也爽,但很显然刘莳更有技巧,也更懂得如何能让她爽,她浑身都因为愉悦的快感而微微颤粟着,淫水也越喷越多,很快将底下的床单都濡湿了一片。
    “爽吗?蕊儿喜欢被大鸡8c吗?”刘莳双手扣住姚蕊的大腿,指根几乎都陷入了她的肉里,一边狠狠地操她一边问道。
    “喜欢……唔……好喜欢被相公的大鸡8cb……啊啊啊啊啊……唔……好棒……啊哈……啊啊啊……相公的大鸡8插得好深……要被操坏了……呜……淫水、淫水又喷出来了……啊……”
    她胡乱地淫叫着,被刘莳c干得爽得要命。她的yb完全被刘莳粗大的肉棒塞满了,那根阴精几乎是全方位地碾压顶勾着她骚痒的y肉,带给她极其愉悦的快感。
    刘莳听到她的话,得意地轻笑道:“蕊儿还真是够骚,这y话叫得深得我心,呼……蕊儿的b好会夹,好多水,相公的阴毛都被你打湿了呢。”
    他浓密的阴毛上确实都是姚蕊的嫩逼里喷溅出来的淫液,姚蕊显然也注意到了,羞得脸色通红,小声道:“呜……因为被相公操得太舒服了……所以淫水一直喷、一直喷个不停……啊啊啊……好棒……怎么、怎么这么舒服……唔……相公好会cb……啊啊啊啊啊……好棒啊……”
    她爽到嘴角都流出了口水,整个人沉浸在性爱的快感里,几日没有品尝性交ei的身体此刻被刘莳狠狠满足着,骚痒的b肉都被剧烈地插干。
    x心在被连续顶弄后,刘莳就把她的宫口顶出了一条缝隙,然后强势地插入她的子宫里。
    “啊——!!”子宫骤然的被侵袭让姚蕊爽到瞪大了眼睛,等刘莳的龟头搅弄着她娇嫩的子宫的时候,她的嫩逼一吸一缩地流着淫液。“……呜呜……相公插得太深了……好爽……啊啊啊……”
    刘莳闷哼一声,“蕊儿的这张骚嘴吸得好紧,好舒服……”他的龟头被吸吮得让马眼都有些发麻,下腹一热,几乎要坚守不住了,他稍稍停了一下,缓过去射精的感觉,“没想到蕊儿的子宫也这么好c,真爽……”
    “……呜……相公,插得太深了……啊……蕊儿不行了……啊啊啊……”姚蕊脸色红扑扑的,整个人透着一股淫欲,浑身的肌肤分泌着汗液,而脚趾都因为太过舒爽的缘故蜷缩了起来。
    “蕊儿真敏感,真是个极品尤物。”刘莳感觉自己像捡到了宝,他看到姚蕊漂亮的脸蛋还有红润的嘴唇,忍耐不住地凑过去含吮住她的唇瓣大力地吸吮起来。
    姚蕊因为高潮而被弄得晕乎乎的,刘莳的舌头探入进来的时候,她也乖巧地伸出舌头回应。显然她的回应让刘莳兴奋莫名,吸住她的舌头激烈地缠吮起来,又吸着她的津液,同时胯下再次狠狠地操她。
    “唔……相公……”姚蕊被吮得嘴巴里的口水都含不住,从嘴角流出来后又被刘莳的大舌头舔进口腔里,小逼里快速的抽插让她感觉到身体里的异样,那股情欲像是要攀到高峰了,随着刘莳的抽插越来越激烈。
    刘莳显然也快到了顶点,他直起身来,把姚蕊的双腿摆成一个“m”形,然后扣住她的小腿往她身前压,让她的屁股翘起来,“蕊儿,接下来好好看着相公的大鸡8是如何把你操到潮吹的。”
    “呜……好……相公……啊啊啊……大鸡8快把我操到潮吹……”姚蕊现在爽到了极点,眼睛紧紧地盯着被刘莳的鸡8楔入的小穴。
    “真想干死你,好爽。”刘莳兴奋到了极点,他如同打桩一般狠狠地c着胯下的尤物,粗大的肉刃上全部沾满了湿乎乎的淫液,被嫩肉包裹住的阴精势如破竹一般顶到她的子宫里,把她的子宫都顶到有些变形。
    姚蕊爽到尖叫起来,她翘着屁股迎合着刘莳的插入,嫩逼都被g成了刘莳阴精的形状,在那根大鸡8长久的顶入下,快感一波一波如同潮水一般涌来,终于在刘莳的又一个深插后,姚蕊尖叫一声,肉穴里喷出一股激流的水液。
    “啊……好舒服……潮吹了……啊啊啊……被相公的大鸡8g到潮吹了……”姚蕊的肉穴里淫水大股大股地喷出,大部分被刘莳的鸡8堵住,小部分顺着缝隙往下流淌,把她的屁股都弄得湿哒哒的。
    而刘莳被她刺激得也射出了精液,强劲的精柱第一次射进她的宫腔里,灼热的液体烫得姚蕊浑身一个哆嗦,高潮感被延长,“啊————!!被相公内射了……好爽……”
    “呼……s死你这个骚货,骚逼真是太好g了……”刘莳也是第一次体会这么愉悦的高潮,小美人的子宫里吸得极其地紧,而且潮吹的淫水是迎着他的龟头浇下,刺激得他一股股地喷出了浓精,让他爽到了极点。
    “……呜……好舒服……啊……相公好棒啊……”姚蕊的嫩逼里还在自动地吸吮着,把刘莳的鸡8咬得特别的紧。她浑身肌肤都冒着汗液,整个人粉粉的,看着诱人到了极点。
    刘莳看着身下的美人,竟忍不住再一次俯身,冲着她嫩生生的唇瓣吻了上去。
    伴着这个湿吻,二人高潮的余韵渐渐过去,姚蕊的呼吸也平静下来,却也是直到此时,她才察觉到,他们这喜床的不远处,分明有两个丫鬟侍立在侧。
    所以刚才被刘莳操干的一幕幕……被围观了?
    姚蕊一瞬间就羞出了个大红脸,软着声音撒娇道:“相公,你怎么、怎么还让人围观呢……”
    其实刘莳原本是想来个群p的,只是他没想到,他的鸡8一旦插入姚蕊的嫩逼里就拔不出来了,以致于他一直冷落了那两个陪床丫鬟。
    当然,此时的刘莳,并不想说出什么让姚蕊不悦的话,只是嘴上哄劝道:“无妨,蕊儿无需害羞。”
    姚蕊小嘴一扁,伸出小粉拳在刘莳的穴口捶了一下,现出了几分小女儿家的娇羞,看得刘莳心里一热,那胯下的稍稍疲软的物什,竟是又有抬头的趋势。Χτfяéé㈠.cOм(xtfree1.com)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