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夫不是萝莉控 - 006房内育成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皓月当空,夜风摇曳着如丝的窗纱,为新房送入阵阵清凉。邱洁穿着红色丝质睡裙躺在床上,右手搂着苏南。他侧身紧贴着,一手环着她肚子,嘴巴对着她脖颈,呼出的气流扰动着发丝。
    「周百鸣非要给我搞个单身宴,是不是该阻止他?」苏南懒洋洋地说道。
    「哎……他愿意搞就让他搞去吧。」邱洁叹了口气,缓缓说道。
    周百鸣是公司市场部副总,是比邱洁更早加入公司的老员工。他也可以说是蚯蚓团里资格最老的老蚯蚓了,从邱洁入职那天起就对她情有独钟。他追了邱洁这么多年,品尝了无数的艰辛,经历了跌宕起伏的全部剧情,最后却等来了邱洁和苏南喜结连理的结局。
    「他追你那么久,应该恨我才对吧。」
    「不一定,他兴许也会感谢你,让他彻底放下了。我一离职,他也就踏实了。」邱洁是今天正式办理的手续,彻底告别了工作多年的公司。
    苏南抬起头看了看邱洁,双唇带着笑,闭着眼睛里伸出长长的睫毛,弯弯翘着,微微发颤。
    他已问过邱洁很多次,为什么要改变他们形同姐弟,亲如母子的关系。邱洁正经的时候都会回答,相处十几年了,她早习惯和他在一起了,没法再去习惯别人,哪怕他看起来永远像个孩子,她也会永远照顾他;而不正经的时候她都会说,老娘就是个娈童癖,受不了那种长毛大汉。每次听到邱洁这么说,苏南都难过得想哭,每每心中都会呐喊一句,『谁他妈想永远当童子啊!我也想当长毛大汉啊!』
    似乎感觉到苏南正在看自己,邱洁转过头睁开眼,「怎么了?搬家还不累?」
    苏南忙点头,想了想又开始摇头。今天他请到六位神仙帮忙搬家,自己被搞得是身心俱疲。他已经有点儿迷糊的大脑突然意识到,通过点头或摇头来回答这个问题好像没啥差别。
    正想开口澄清时,却见邱洁含着笑,也侧过身子面对自己,左手顺势就把自己推平了。而她那只手却没有停下,继续滑向他的小腹……
    「老夫我——」苏南挺身就想要坐起来,却被脖子后面的右手揪住了肩膀,那一个「累」字,硬是没机会说出口。
    「乖乖躺好不许动,老娘帮你放松放松。」邱洁的嘴巴凑在苏南耳边说道,带着一丝嗔笑。
    邱洁在苏南面前自称「老娘」已经有年头了,但也不是一直如此。苏南只要一听到她这么说话,就知道她要么是发火了,要么就是在撒娇,虽然有时他没法分清到底是哪种情况。
    苏南十岁就没了母亲,在他幼年的记忆中,自打那时起邱洁就出现在了他的生活中。她除了每天辅导他的功课,也给予了他无微不至的关心和照顾,像姐姐,更像妈妈  。所以邱洁自称「老娘」,苏南并不觉得有多别扭。
    只是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像是一颗拒绝发芽的豆苗,长得就是比别人慢。随着他俩外貌差距不断拉大,这一两年苏南开始自称「老夫」,以宣泄不满和寄托希望。不同的是,邱洁只跟苏南偶尔自称「老娘」,而苏南则是差不多跟任何人都敢自称「老夫」。
    ***        ***        ***        ***
    邱洁伸着左手,从苏南小腹一路向下,探进了苏南的睡裤和内裤之中。她感受着苏南光滑的肌肤,很快手指就毫无阻拦地触到了那根同样光滑的小肉条。这就是她所熟悉的苏南的身体,如同他的绰号一样,像个童子。
    邱洁用手轻轻握着苏南的小兄弟,温柔地套弄,食指轻捻起包裹着龟头的一团包皮,然后慢慢向后推。她时刻留意着手掌中细微变化所带来的压迫感,在她的温柔抚摸下,苏南光滑的小肉条终于开始发热,膨胀,团结的包皮在邱洁的手中慢慢被褪下,露出里面的湿润的小口,其中已开始有滑腻的液体溢出。
    邱洁把虽已变粗却依然绵软的肉棒翻了个身,让它枪口朝上,随后四指并拢,轻握于肉棒顶部,拇指贴着包皮环绕的马眼,一边轻捏一边打转一边往下剥,心中暗想,『老娘早晚要把你这层皮给彻底拉下来。』
    当她手中不停动作的同时,丰满的红唇覆上了苏南紧闭的嘴,舌尖叩开他的牙关,两人的舌头很快就缠绕了起来。从口中流淌出的热气,在两人脸上蒸腾起一片红晕。
    苏南的手也盖上了邱洁丰满的胸部,邱洁感受着那手掌揉捏自己那大如蜜柚、极富弹性的乳房,乳尖在手掌的摩挲下渐渐挺立。亲吻之间,两人的喘息声也逐渐变得响亮起来。
    见苏南呼吸声逐渐加剧,邱洁微微睁眼,见自己身下平躺着的苏南,双目紧闭眉头渐渐拧起,胸口上下起伏。而此时她手中也已积聚了不少润滑液,手掌已能够在肉棒上顺畅滑动,于是她稍微握紧了点肉棒,开始逐渐加快套弄的动作。
    突然苏南身体挺直了,随即一阵低吼声传来,那沉沉的声响如同从他胸膛直接发出,邱洁感受到了肉棒那一瞬间的变化,便任由滚烫的液体喷洒在手中,在她掌心和指尖流淌,而她的心神也为之一阵激荡。
    邱洁用已经被加倍润滑的手,继续轻握,慢慢套弄推压着,动作逐渐变缓。在那一瞬间的变化之后,手中的肉棒正在迅速萎缩,很快又变回了一条光滑肉虫。
    「乖,睡吧。」邱洁用纸巾将苏南的下身和自己的手清理干净后,又亲了亲苏南的脸颊。她侧身躺下,将苏南的头搂入怀中,开始轻声哼唱……
    「睡吧……小宝贝……丁香红玫瑰……在轻轻爬上床……陪伴你入梦乡……」
    怀里的苏南,安静地听着熟悉的歌谣,很快就睡着了。
    ……
    一直以来,苏南的阴茎都无法正常勃起。两人曾经多次尝试交媾,都因为苏南的无力而以失败告终。邱洁也试过给他使用药物,但那场景让邱洁一回想就寒毛直立——虽然肉棒变得坚硬如铁,但还未完全进入自己身体,身下的苏南就像是在受刑一般,一脸的惊恐与痛苦,不断扭动挣扎,像条被钓上岸的鱼。
    邱洁为了不给苏南心理压力,一直告诉苏南说这是因为他身体发育迟缓,能量都供给他的大脑袋了。迟早有一天他的身体会苏醒过来,让他不要着急。而为了刺激苏南的发育,邱洁经常用手给苏南做摩擦和释放,名曰「房内育成术」。她也曾尝试过用嘴含,但被一副痛苦神情的苏南强烈拒绝了。
    于是,每一次她都是用手让苏南达到高潮,至少这样他没有显示出多少痛苦,但是他那所谓的射精,都只是在绵软状态中流淌出一点儿白浆。
    但是今晚,邱洁感到了些许的不同。苏南喷出的量似乎要比以往更多一些,以至于床单上都留下了些痕迹。而且也不同于以往的流出,虽然依旧无力但更像是在喷射了——今天的苏南是射在自己手心里的,这让邱洁略感惊喜。
    这会儿,抱着苏南唱着摇篮曲的邱洁有些激动想着,也许是自己不间断的祈祷有了回应,也许是新的环境带来的变化,苏南的身体像是开始觉醒了。
    --
    - 新御书屋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